美联储票委完成轮换如何影响降息前景?

发布日期:2024-03-08 05:01    点击次数:176

专题:指数全线探底回升 是下跌中继还是反弹起点?

  作者: 樊志菁

  [ 受退休等因素影响,2023年以来美联储内部出现多位官员的替换和重新任命。目前FOMC由12名成员组成。 ]

  还有不到两周时间,美联储将迎来今年第一次议息会议。

  按照惯例,具有货币政策决定权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将进行票委轮换。随着美联储本轮紧缩周期临近尾声,结合近期风险资产波动情况看,投资者已经将目光转向了未来降息的路径。从最新委员会内部立场分布看,目前货币政策离转向实质性宽松还有一定距离。

  新FOMC更偏中性化

  受退休等因素影响,2023年以来美联储内部出现多位官员的替换和重新任命。目前FOMC由12名成员组成,其中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副主席杰斐逊(Philip Jefferson)、巴尔(Michael Barr),美联储理事沃勒(Christopher Waller)、库克(Lisa Cook)、库格勒(Adriana Kugler)、鲍曼(Michelle Bowman)和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为固定票委,剩余4个席位由11个地方联储主席每年轮值替换。

  今年将被轮换调出的是芝加哥联储主席古尔斯比(Austan Goolsbee)、费城联储主席哈克(Patrick Harker)、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利(Neel Kashkari)和达拉斯联储主席洛根(Lorie Logan)。与此同时,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Loretta Mester)、里士满联储主席巴尔金(Thomas Barkin)、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和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Mary Daly)成为新票委。

  第一财经记者对新票委的近期观点进行了梳理。鹰派委员梅斯特重申了加息的可能性,强调美联储还有更多工作要做。“很难预测未来,这取决于经济的发展。我认为3月份可能还为时过早。”梅斯特表示,住房成本和薪资增长需要放缓,以使通胀与美联储2%的目标更加一致。

  其他官员则以观望为主,戴利在缄默期前夕发言称,美国经济和货币政策处于良好状态,在降低通胀仍在进行的同时,风险已变得更加平衡。“我们可以开始更有耐心地看看下一步需要做什么。这需要耐心,也需要渐进。”她强调,与去年的重点是对抗通货膨胀不同,今年更需要关注美联储的另一项任务——实现最大就业。

  固定票委的立场也趋向于观望。美联储3号人物、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本月初表示,现在呼吁降息还不成熟,因为要将通胀率恢复到2%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这位鲍威尔的重要顾问还表示,需要在一段时间内保持限制性的政策立场,以完全实现目标。“只有当我们确信通胀率正在持续向2%迈进时,才适合降低政策限制的程度。”威廉姆斯认为,经济前景仍然“高度不确定”, 有关货币政策的决定将根据总体数据、不断变化的前景和风险平衡逐次作出。

  首位提出降息的票委、美联储理事沃勒也在上周“改口”。“随着经济活动和劳动力市场状况良好,通货膨胀率逐渐降至2%,我认为没有理由像过去那样迅速行动。”他的表态直接打击了此前市场的降息预期。

  BK asset management宏观策略师施罗斯伯格(Boris Schlossberg)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与前年3月开启加息周期相比,可以明显看到美联储内部立场逐步软化的过程。

  他分析称,从最新成员分布看,FOMC内部势力正在转向平衡,原本部分偏鹰和偏鸽的委员也在逐渐朝中性立场倾斜。施罗斯伯格认为,在通胀前景发生进一步变化之前,美联储可能不会改变谨慎态度,这也意味着短期之内维持现状依然是最佳选项。

  降息前景并不明朗

  自2022年3月以来,美联储已经累计加息525个基点。去年12月,FOMC对降息可能性打开了大门。

  市场普遍认为,在本月底召开的议息会议上,美联储第四次保持利率稳定。然而,真正的焦点将是未来。从最近的会议纪要本身看,美联储内部仅对降息进行了初步的沟通。一些官员表示,如果通胀下降速度快于预期,他们愿意在2024年上半年接受降息。但官员们没有给出任何迹象表明,他们计划利用即将举行的会议为3月份的降息做准备。

  在近期消费、就业数据显示经济韧性后,政策转向并不会很快到来。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经济学家增特纳(Ellen Zentner)表示:“美联储可以耐心等待。”她预计6月将首次降息。美联储可以慢慢来,因为他们不会像过去经常发生的那样,通过降息来抵消经济收缩。

  历史也证明美联储在开始降息时要保持谨慎。20世纪70年代,在通胀真正被遏制之前,央行放松政策的速度太快了。时任美联储主席沃尔克的政策失误,使美国陷入更深的衰退。博斯蒂克上周表示,最糟糕的结果将是政策制定者降低利率,如果通胀上升,将不得不在晚些时候再次加息。“我们不想继续这种上下波动或来回波动的模式。”

  本周美国将公布重要通胀指标——个人消费支出物价指数(PCE),数据可能对政策路径产生影响。纽约对冲基金WinShore Capital Partners合伙人胡刚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考虑到降息成本和未来通胀路径的不确定性,美联储官员暂时不会表现出太多立即行动的想法,“事实上,他们现在仍然保持警惕,所以我认为他们更有可能推翻现在市场降息预期”。

  施罗斯伯格向第一财经表示,投资者开始意识到降息热情太高了,需要重新对路径定价。他认为重点应该放在劳动力市场上,这将决定降息的速度和程度,二季度末或者三季度开始宽松可能更合适,可以有更多的数据来评估经济的回落速度。

  他提醒道,会议纪要和美联储官员近期有关缩表的讨论意味着这部分内容可能比利率调整更提前。随着隔夜逆回购机制(On RPP)的使用量迅速下降,确实有理由进行审查。这样可以避免融资市场的利率意外飙升,就像2019年回购市场的动荡那样。

新浪合作大平台期货开户 安全快捷有保障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周唯




相关资讯